這個處處是“套路”的世界,還能給我們驚喜嗎

value101 2019-02-10 檢舉

這個處處是“套路”的世界,還能給我們驚喜嗎

這個處處是“套路”的世界,還能給我們驚喜嗎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這個處處是“套路”的世界

還能給我們驚喜嗎

文/許崧

本文首發於總第883期《中國新聞周刊》

前陣子讀的一本書,解答了我的一個疑問:為什麼以前的汽車會那麼多姿多彩五花八門,而現今的汽車不管是哪個廠牌都長得越來越像。答案是人類終於掌握了空氣動力學——自從搞明白了迎著風向前時什麼才是最佳姿態,大家照著同樣的原理幹出來的物事從此也就大同小異了。於是,50年代浮誇的凱迪拉克和林肯,60年代風靡的大眾t2和甲殼蟲,通通都不見了。

如此想來,城市可能也是一樣。我們的城市,近二十年來的擴張速度之快,樣貌變化之大,在全世界都是罕見的。這種擴張和變化背後,依據的都是差不多的理論,調用的是差不多的資源,運用的是差不多的方法,呈現的便也都是差不多的結果。站在很多城市的新區,如果忽略掉帶有本地地名的招牌,我很多時候根本分不清自己在哪裡。好處當然很多,比如我可以一套經驗包打天下。差不多的標準化的城市,自然也就形成了差不多的生活和消費方式。可惜,這樣一來,地域差別變小了,城市的性格模糊了。

從前大家都分頭各過各的日子,積攢下各自的傳統和習俗,整個世界過得百花齊放。從一個地方“流竄”到另一個地方,每每都讓人有發現新大陸的興奮。想想看,當年用刀叉吃飯的人第一次發現行星上還有一群人用兩根棍子吃飯是個什麼心情。大航海時代開始的第一次全球化,把各個封閉的世界串連起來,信息和商品開始交流,引發了世界多樣性的爆發——除了你的我的他的,現在又多了各種排列組合下的合作創新產品。各種文明的相互交流,付出了血淚代價,卻不可逆轉。這個世界開始融合了。

信息時代的來臨,加速了這種融合。並且,互聯網革命迅速抹平了地域間的信息不對稱。有了智能手機,如今再沒有人能說農村信息閉塞了。

不只是信息,跟智能手機一起來的,還有生活形態的改變。我們現在吃飯叫外賣,起飛前兩天就安排好座位,在陌生的城市也有自行車騎,而且還不會迷路。我們的口袋裡不再需要放很多現金了,哪怕是要周遊全國。

為了使用這些方便了我們的高科技工具,我們被要求提供自己的位置和軌跡,提供自己的住址和電話號碼,我們的交易無可避免地被記錄著,我們成了程序和算法時刻算計的對象。我們留下的無數數字痕跡匯總在一起,成為大數據。大數據是人工智能的飼料,餵夠了,人工智能才能超越人工的智能。作為一個智能手機基本普及的人口大國,我們所產生的天文數字的數據量,直接把我們的人工智能水平推到世界第一流。

世界數字化了,我們也數字化了。人群的交通模式、購物模式、度假模式、健身模式、工作模式、娛樂模式,從來沒有如此清晰地呈現出來過。應對的方法經過各種試錯、各種調整、各種迭代和演化,最後也形成模式——或者也可以叫套路。人類對付這個世界從來不曾這樣得心應手過,就像神力附身一樣,實在了不起,實在懂太多了。

同類產品的電視廣告為什麼那麼雷同?因為從目標人群的分析到產品利益點的設計從根子上就是差不多的,面對的又是差不多的市場,所以根據套路就發展出了差不多的策略。創意表現,這個最有機會展現個性的地方,同樣也是有套路可循的,所以就有了一堆不忍卒視的廣告。

如果只是廣告,並無關痛癢。但是城市越來越像這件事,我還是有點……怎麼說呢,至少是有點遺憾的吧。海口的西天廟是省級文物保護單位,門口左邊是賣螺的老阿姨,右邊是賣甜食的嬢嬢,裡面是打牌看電視的街坊,孩子滿地玩。走開幾步,便是老爸茶樓裡聊彩票的一群老友,和一大片騎樓老街。在那裡我才覺得這是海口。

過去的一切正在消逝,再惋惜也留不住。但如果未來也是這樣,我不甘心。我總覺得,世界還有更好的可能。

 

 

標籤:

文章轉載自:

https://www.toutiao.com/a6644150123880251918/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