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關係難解決,你需要非暴力溝通

value101 2019-05-15 檢舉

溝通,是我們日常生活中一件非常重要事情,運用得當,可以巧妙利用資源,利用不恰當,常常會造成誤解。

最近有讀者給我發消息,今年剛剛大學畢業的她,順利通過某航空公司的篩選,成為一名空乘。

公司6月底開始集訓,所有員工住在酒店裡。她和同事住在一個標間裡,只有一張房卡,兩個床之間隔得很近,對方有稍微聲響,都能聽得到。她習慣了早睡早起,在室友再一次晚上在外面聚餐,可能到一點,她忍不住發了條微信:請你以後在我發了這種消息後馬上回來,我睡眠不好,一吵就會很難睡著,希望能尊重我在告知你的前提下,因為晚睡真的很困。而發完這條微信的後果就是,兩個人直接在微信上吵了起來,因為室友經常和其他人一起玩,而她經常獨來獨往,慢慢其他人也開始一起冷落她,而且在朋友圈裡含沙射影地說她。

她很難過,無助,覺得這個團隊給了太多惡意,很難相處。

在她給我看完聊天記錄之後,我就意識到這是兩個人的溝通方式出了問題,用指責類語氣式的暴力式溝通只會讓關係陷入僵局。

絕大多數的問題,都出自暴力溝通

在生活中,我們的語言常常出自感性,帶有強烈的個人主義色彩,這樣的話說出來容易給人造成傷害。在溝通時常常加上個人的主觀臆斷,在某種程度上冒犯了對方。

2017年10月12日,蘇寧校招HR負責人在,蘇寧HR到廣東工業大學龍洞校區進行校園招聘,在宣講會現場發表了不當言論:

“好崗位比如管培生,只留給985,211,如果給了你們,中大華工怎麼辦呢?不管是廣工還是廣金,你們二本都一樣,人家華農還是省211呢,你們和好學校的待遇肯定不同”,“廣工只是二本學校”。

這個言論的下場是什麼呢?當時的學生差點和他打起來,蘇寧的這個HR直接被免職了,蘇寧也專門發了一道致歉函,這個HR沒有調查清楚現實是一點,還有就是比較性,把不同的人放在一起比,捧高踩低是非常傷害別人自尊的,這就屬於暴力式溝通,爭突也在所難免。

暴力式溝通,不僅能讓人失去工作,常常也會讓人際關係變僵,破壞家庭和睦。

之前有一對夫妻,要一起出國旅行,但是得轉火車,從上海搭乘國際航班,無奈,火車晚點,夫妻倆都很焦灼。妻子很擔心自己趕不上飛機,浪費錢,就在那里大聲指責,“哎,你看,幹嘛買這班火車,到時候趕不上飛機就怪你。”丈夫本來也很著急,只不過礙於男人的顏面,就在那裡假裝看報紙來消遣,沒想到妻子這麼暴躁,就很生氣,在那裡說“要不然不去了,瞎嚷嚷什麼,我不著急啊。”

本來晚點已經是讓人非常著急的一件事,兩個人好好溝通,好好說,可以緩解一下。妻子把所有非人為的責任都推到丈夫身上,男人本來就比較在意顏面,在這種溝通方式下,什麼問題都沒解決,只不過讓彼此都多了份氣憤,長此以往,非常不利於家庭健康。

在人際關係中,很多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已經使用了暴力式溝通。“你這人會不會開車啊?”,“這個必須得什麼時候做好,不然…”“哎呀,你怎麼又做錯了。”“你看看你,這個都是你不好。”這些通過語言來給別人進行道德的宣判,迴避責任,強人所難式威脅,我們統稱為暴力式溝通。

生活中絕大多數爭吵往往是因為暴力式溝通。

二.學會這幾點,告別暴力式溝通。

馬歇爾.盧森堡博士提出“非暴力溝通”,是用一種相互尊重、理解和包容的方式,來實現對話。盡量平靜講現實,不要站在道德製高點進行評判,克制情緒,講出有原因的感受,提出讓一些具體的可行的行為來滿足自己需求的請求。它最重要的四個要素就是:觀察、感受、需要、請求。非暴力溝通的核心思想是:觀察到事實,了解自己的感受,同時也要用良好的傾聽方法去了解別人的需求。非暴力溝通,記住以下四點:

1.溝通中克制自己情緒,講述已然發生的事實,不多做評價。

2溝通中講述自己的感受,不要讓別人猜,減少主觀揣測

3溝通中講出你自己的不做道德評判

4提出一個清晰明確的要求,不要含糊不清,讓人摸不著頭腦。

比如別人倒車蹭到你的車了,“你會不會開車啊,沒長眼”,這就是暴力溝通,帶有強烈的主觀色彩,如果換成“你蹭到我的車了,我們來聊一下賠償的問題吧?”對方可能會心平氣和地給你道歉,然後解決問題,第一種遇到脾氣不好的可能會打起來。真正有效地溝通是建立在雙方人格獨立,平等的有自尊的基礎上才能完成。

印度哲學家J.Krishnamurti 曾經說“ 不帶評論的觀察是人類智力的最高形式。”

2015年,《我是歌手》的決賽中,孫楠臨時退賽,汪涵救場的視頻一時火遍網絡,十分鐘堪稱經典。

“雖然不同意楠哥的一些觀點,但是我誓死地捍衛您說話的權利。所以剛才我聽到那一段的時候,我並沒有試圖打斷您要說的話,雖然我可以這麼做。其實每一位歌手來到這個舞台,他都有權利選擇我來或者是不來。當然,您自然也有權利選擇在您認為是對的時刻,依著自己認為對的那個心情做出你要離開的這個決定,所以我相信我們應該尊重一個成熟男人在這一刻做出的決定。

當然,我們在這裡提出一個希望和請求,就是希望您以一個觀眾的身份繼續坐在這個地方,來看你最愛的弟弟妹妹們向歌王的舞台進軍,我也相信我們現場的500位大眾評審已經做好了準備,用掌聲來接納這位不期而至的觀眾,不信,你聽。”

這幾分鐘的講話,卻包含了很多的學問。即使在這決賽現場,一個重量級選手宣布退賽,對節目會有什麼影響,對他這個主持人會造成怎樣的風波,無論從觀眾的情感還是事實來說,他都是站在上風,可以阻止孫楠,但是他選擇傾聽,聽孫楠陳述退賽的理由,這是個前提。但他簡單的一席話,保全了孫楠的體面,也尊重了其他的嘉賓,給觀眾一個緩衝,捍衛了節目的尊嚴,這就是非暴力溝通。

在傾聽的基礎上,以尊重他人的尊嚴為前提進行的對話。遇到事情,不要先想著憤怒,試試非暴力溝通吧。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